從朋友口中得知二個以前公司的同事在元旦意外過逝,在2007年的一開始就結束了一生。

很訝異,真的很訝異。他們二個是男女朋友,其實嚴格來說並不算熟,以前在公司分屬不同部門,不過業務上常有接觸,我們先後離開公司,也沒交集,因為分屬不同的朋友群,再聽到他們的消息時,竟是個令人遺憾的消息。

吃完飯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慶一,那個墜落在澎湖外海的女孩,從新聞跑馬燈上看到她的名字,我還記得當時我從頭皮麻到腳底,心裡想著會不會是同名同姓,但她特別的名字在同一家公司內同名同姓的機會少之又少。一個年輕、美麗的生命就這樣墜落,後來我才知道,她那天是被抓飛的。

我也想起了思宇,我生平第一支煙(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支煙)是她給我的,在冬日午夜的台中火車站前,不過我不會抽,吸了二口就很浪費的丟掉了。畢業後沒多久得知她得了肺癌,嚴重到只能在家休養,那次去看她,因化療掉光了頭髮,她戴了假髮和當時的男友出來接我,那時她精神不錯,我們還一塊吃了飯才回去。我們也聊了很多,因為她說豆芽菜是健康的食物,從此原本不吃豆芽菜的我開始吃豆芽菜了。

後來母親節隔天晚上,她走了,我在床上悶聲哭泣怕被室友聽到。去看她時,按照習俗,先離開人世的孩子是不孝的,靈位不能放家裡,只能放在殯儀館內。後來她火化了,骨灰放在靠海邊的塔內,我和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還去看過她好幾次。

後來漸漸沒去了,也沒再特別想她。而如今,也人事已非了。

32歲的我,回想逝去的歲月、和我逝去的朋友們,又再次對活著這件事感到懷疑。生命那麼脆弱、那麼不確定,存在到底是為什麼?值得活下去的人們,為何令人遺憾?而不想活下去的人,又為什麼無法停止折磨自己和別人?

死亡,是一件無法挽回的事,隨青春逝去的我的朋友,一路好走。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