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鑑於上次公司健行睡過頭的烏龍,今天的業務大會可得皮綳緊點,果然我不到5點半就醒了,出門時天才微微亮,上了299我居然是唯一一位乘客。

 

到台北車站換了307,走在清晨的台北街頭,周末的早晨這個城市總是醒得比較晚,我猛然想起好久沒有在這樣的早晨在台北街頭,猛然想起素菁。

 

還記得大一時分組做報紙,交版前一晚大夥也是窩在其中一個組員家徹夜排版、貼版,熬了一夜下來終於完稿,大家也都掛了,不知為什麼,我和素菁二人騎著摩托車從景美到仁愛路還是信義路買小籠包,台北小孩素菁不會騎摩托車,我載著她,那時還沒強制戴安全帽,兩人在清晨未醒的街道上放肆的騎機車逛大街,微風輕拂、街上車子很少、空氣很新鮮,人很舒服。

 

好像那次之後,我和素菁就會不時借同學的車騎出去逛,有一陣子很愛騎到國父紀念館,在夕陽西下時看衛兵降旗,然後再騎回學校還車。有回借了阿山的小車,他一再叮囑我「發動之後就把鑰匙拔起來放口袋」,我還納悶「幹嘛要拔起來」,果然出發後我就忘了拔鑰匙,結果...鑰匙就掉下來了,當然車子還在動,我才知道為何他叫我要先自己拔起來放口袋。

 

有次夏天騎回學校很熱,我和素菁二人身上也沒什麼錢,卻又渴得要命,突發其想在學校後門小店買了一袋冰塊,二人就這麼嚼冰塊消暑解渴,還真有效。

 

想到素菁就想到關淑怡那首歌「難得有情人」,我一直記得,在KTV唱這首歌時,素菁學著MV裏關淑怡邊走邊唱的神態。剛認識素菁時覺得她酷酷的,後來才發現其實她傻大姐一個,而且很爆笑,不過大一時的無憂無慮並沒有延續到大二、大三、大四,我也不知怎的,大二後其實班上的小團體一一浮現,加上分組選修,大家不再像大一那樣熱絡,新的事物吸引著我們,等到我發現素菁不見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漸漸的,缺課愈來愈多,我都搞不清楚最後她到底有沒有拿到畢業證書,也沒有人聯絡得到她。好像是家務事吧!她與我們漸行漸遠,畢業後才輾轉得知她在飯店當公關,還交了個外國男朋友。

 

最後這個消息,距離現在也已經至少7、8年了,結果還是不知道素菁在那裡?但我相信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只是每當在這樣一個清晨,來到未醒的台北街頭,都會讓我想起那個騎摩托車去買小籠包的早晨。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