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懂自己,怎麼還會接下場控工作?

唉!還不是joanna的師命難違,加上iris的盛情難卻,拉了小芹一起下海。隨著時間愈來愈近,這才驚覺:這可是舞團的首度公演,大家花錢買票來看的吔!可不能砸場啊!

 

公演前二天半夜地震,我被震醒後居然再也睡不著,不是害怕不敢睡,而是腦海中一直在順流程:

開場鋪陳太久了...改成openning舞碼直接來好了...燈光不知道有那些配備....抽獎到底要不要請觀眾上台...團員換衣服來不及怎麼辦...這首舞碼燈該怎麼打....

搞得我天亮才睡著,帶著熊貓眼和偏頭痛上班,還好老闆今天休假、星期五下午沒啥大事,仔仔細細把每一支舞碼和環節要做的效果紀錄下來。啊一直聯絡不到燈光師是怎樣?可別讓我精心設計好的效果只能紙上談兵啊!

 

好險公演前一晚睡的還算不錯,提早到會場看到燈光音響的大哥們也到了,還好還好,我要的效果他們都有。

從進入會場那刻開始倒數,走位走位、試音試音、彩排彩排,唉呀!整個時間delay了,團員沒時間化妝怎辦?"場控!下半場可以不要彩嗎?還是可以不要換裝直接跳?我們都還沒化妝呢!"

"不行啦!該換的還是換,才能抓準時間啊!"

義工來了沒時間顧,攝影來了沒時間安頓,團員們趕趕趕,這個轉著轉著腰鍊掉了、那個跳著跳著褲頭的別針勾到肉了,好不容易彩排完團員快去化妝。唉呀!義工義工,快快集合分配工作,收票、賣票、劃位、發節目單、顧門口抓偷拍、催場、幫忙換衣服、抽獎小助理還有要幫忙清舞台。什麼?已經有觀眾要進來了,顧不得義工便當吃一半,拜託拜託!大家快就位吧!

場外一片混亂「小姐!我要換票!」「小姐!我要買票!」「小姐!位子太旁邊了可不可以換?」四周圍繞著七嘴八舌。

右耳掛著的耳機也不清閒「場控,錄影人員沒位子!」「場控,還有沒有便當?」「場控,團員問可不可以再練一下舞碼?」「場控,觀眾席椅子壞了快找人修」「場控,化妝間空調不夠強」場控...胃好痛...

 

不管再怎麼樣,一切還是開始了。我站在舞台旁,看著被我拉下海第一次當活動主持人的小芹如行雲流水順暢的主持,看著身旁的音響燈光人員從容不迫的做出最好的舞台效果,看著後台及舞台旁的工作人員確實精準的回報團員準備狀況,看著抽獎小助理與主持人天衣無縫的搭配,看著團員們在台上一曲一曲超水準的演出,我的胃還痛著、我的神經仍然緊繃著、可是我與她們與有榮焉。

 

謝幕後的激情久久不散,當團員們在台上一起舉起手謝幕時,我的鼻頭突然有一股ph值小於7的感覺,隔著幕我聽見不絕於耳的掌聲,一群群拿著花、相機的觀眾們衝上台給團員們最直接的鼓勵,終於...我們做到了。

最後一次,我拿起對講機,向仍在舞台、後台、會場其他角落的義工們說「謝謝大家,大家辛苦了!」

 

Take a bow!我們都不會忘記這一夜!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
  • 給你十萬個親親... 謝謝你們
    你們辛苦了...
  • vivi
  • 珠珠!
    辛苦了~
    等我結婚妳也要來當我的場控喔~我自己可以兼任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