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一個高中生因為選系問題和母親意見不合,竟跳樓明志?抗議?

結果高中生全身多處骨折、母親在急診室老淚縱橫後悔不已。

 

有人說,現代人抗壓性太弱

有人說,現代人缺乏溝通

有人說,現代人表達意見的方式太激烈了

 

小時候媽為了讓我們將來能唸好學校、聯考能金榜提名,不惜讓我們越區就讀。

我高三準備聯考時,媽就不時有意無意的提起,她「覺得」我最適合當老師了,屏東也有師院,以後畢業就留在屏東教書。

我充耳不聞只是悶著頭唸書,聯考放榜我考上了,但是私立學校,媽又有意無意的提起,若我想重考她會"贊成"並出錢讓我到台北補習。我仍悶不坑聲,一來我不認為自己是可以過補習生活的人,二來我真的想唸新聞,當時我如願考上新聞學院,當然不想放棄重考,於是我用消極的抵抗,拎著行李上台北唸書。

 

大學要畢業了,媽又三不五時透露希望我回家鄉去工作,甚至幫我安排了工作,我仗著媽遠水救不了近火,畢了業硬是留在台北。

但我發現記者工作跟我想得不一樣,我漸漸的不務正業去做別的產業,媽仍不放棄,說我不回去那去準備考高普考好了,當公務人員比較穩定。

 

年輕不懂事的我認為公務人員是很無聊的,我想要做我想做的事、我想要過我想過的生活、我想要自己安排自己的人生。

 

這麼多年過去了,其實覺得自己很不孝,總是在違逆媽的意思。其實仔細想想,大部份的父母都是為孩子好,他們希望孩子將來過得好,不要像自己這樣辛苦,才會一直想"安排"孩子的人生。當年我們對父母的話雖不同意但不敢當面反抗,總是陽奉陰違。

可是現在的孩子有自己的意見,覺得我的人生由我自己決定,有時其實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我無意評論別人的家庭教育或親子關係,但現在的父母真的無法再像他們的父母一樣可以"安排"孩子的未來,現在父母只能"參與",好一點的孩子會肯聽父母的意見,但很多情況是孩子覺得"你們都不了解我!"父母則是"我叫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你知道我吃過的塩比你吃過的飯還多!"而缺乏真正的溝通和包容。

 

讓孩子去闖沒什麼不好,自己的決定自己承擔,當年我如願上了我憧憬的新聞系,親身體驗後才知道理想和現實的差距。有時父母會把孩子當作另一個自己,讓孩子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夢,但孩子也有他們的夢啊!也許不是最好的,但那是他的人生,當他在自己選的路上摔倒時,他會真正了解走過的人為什麼告訴他不好走。

孩子是父母心中的寶,但他的人生,父母只能參與、不能替他決定,他的人生要自己過。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

 

 

竟然...

 

又把

 

小指頭

 

塞進

 

鼻孔裡...

 

這是第二次了吔

上次是把右小指塞進右邊鼻孔

這次是左小指塞進左邊鼻孔

哇...這樣鼻孔會變大啦...

 

我不過是在洗臉

為什麼會洗到把小指頭塞進鼻孔裡咧?

而且力道強勁--爆痛

 

下次下次

一定要記得

洗臉時要把二隻小指頭都翹起來

不要再順便洗鼻孔了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廣大通勤族一樣,每天都要通車上下班。

因為新莊捷運還沒好,所以每天早上都得坐99到新埔換搭捷運,雖然坐299一班車就可以到公司了,但我可不想每天早上都塞在忠孝橋上,所以上班都是坐99去坐捷運、下班偶而會搭299一班車睡到家。

由於本人生性十分隨性,所以出門時間不定。走到公車站前的路口,正好可以看到車子進站,每次出門晚了看到車子正在等紅綠燈轉彎,就會加快腳步過馬路,99和299的司機其實還不錯,大都會多停一些時間等像我這種追公車的人。

公車司機是個很無趣的工作吧!我這麼膚淺的想著,因為要一直坐在車上、來回同樣的路線、沒有同事可以聊天、為了安全乘客也禁止與司機聊天,真的好無聊喔!

 

299車班很多,常常一次來個3、4班,神奇的是都擠滿了人,不過離峰時間可就空的可以。常常會在停紅綠燈時看到旁邊也停一台299,兩個司機就會一個開車門、一個開車窗聊天聯絡感情,會車時還會互相打招呼,不過也有遇過假裝不認識的司機們,可能他們不熟吧!

 

若晚點出門,會遇上那個8:10~8:15到站的99司機,非常之有禮貌,從乘客上車起只要刷卡投幣就會跟你說"謝謝",每到一站前都會報站名,當然首都客運也有配麥克風給司機啦!快到台北醫院時,這個司機會特別多重覆幾次,因為車上常有些老人家不太清楚該下車了。有一次上班時間車上擠得要命,某站一個老太太上車,司機先生還對大家說「請問有那位好心的乘客可以讓座給這位老太太?」馬上就3、4個人起來要讓座(他這樣說誰敢不讓座?)

當行經大漢橋時,司機會特別說「各位乘客、各位朋友大家早安,歡迎搭乘首都客運99路線公車,我們的下一站是捷運新埔站,請大家安心搭乘」,到了新埔站進站前,他還會說「捷運新埔站到了,要下車的乘客請不要忘了隨身物品,下車時請注意後方左右來車,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我為什麼背那麼熟?因為幾乎每天聽啊!)如果遇到聖誕節、情人節之類的,他還會說「聖誕快樂」、「情人節快樂」

 

另一個司機也很有特色,他一樣會報站名,然後一路上會聽到他不停的啐啐唸,從他啐啐唸的內容,就算被擠得不見天日也能知道路上的狀況:

「唉呀!快點快點,讓我過這個綠燈吧!」--表示到了那個紅燈超久的路口,若錯失機會就得等很久

「啊!怎麼會塞車呢?喔!這撞得可嚴重了」--表示前方出了車禍,車子都塞住了

「啊你賣勾過來,會攏丟我啦!」--八成是有硬要鑽的機車騎士不停逼近

啐啐唸司機純粹就是自言自語啐啐唸,也不是在罵人或抱怨,聲音很小但拜麥克風之賜讓全車乘客知道即時路況,也算是上班途中的一種調濟啦!

 

這些運將每天載我上下班,我跟他們見面的次數比跟我媽還多,雖然有形形色色的運將,但他們都是搭載我往不同目的的運轉手,運將們,多謝啦!

 

PS.寫到讓座那段時,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有次也是坐99上班,車上照例擠得年輕人都去坐博愛座,有一站上來一個孕婦,我前方那個博愛座上的小姐起身要讓座,沒想到她屁股一起來我左方另一個婦人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坐下去,頓時讓座的人和孕婦都有些尷尬,這時我不知那兒來的膽子,拍了拍坐下去那個婦人對她說「這裡有一個孕婦,可不可以請妳讓座給她」她馬上起身讓座,我也跟她說了「謝謝」,不過事後我回想起她當時的反應,應該是沒看到前一個人是要讓座給孕婦才坐下去的吧!我好像太不給人情面了,真是對不起!對不起啦!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早上正在回一封e-mail,手機響起,我看了一下來電顯示,23313908,可能是廠商吧~

「喂」

「喂!請問是XXX嗎?」(叫了我全名,連個小姐也不加,沒禮貌!)

「我是!」

「喂!我這裡是台北市刑大柯景文,妳有個刑事案件要跟妳對一下資料」(吼!來了,詐騙電話)

「台北市刑大?」

「是啊!台北市刑事偵察大隊,妳不是住台北市嗎?」(呵!聽得出來她的火上來了)

我也沒好氣,忙得要死還要接妳電話「我不住台北市吔!拜託你們打詐騙電話也要查清楚好不好」

「吼!小姐,跟妳講我這裡是台北市刑大,不是什麼詐騙電話,我沒空跟妳開玩笑啦!」(很好,妳沒空,我也沒空)

「好,妳分機幾號?我回撥過去」

「8啦!柯景文!」喀!掛我電話。

 

好國民當然馬上撥打165反詐騙專線去查詢,跟小姐說了來電顯示的號碼,她查詢後跟我說:

「這個號碼已經被通報250次了,您可以不用理會他」

 

柯景文"警官",你們用一支被通報250次的詐騙號碼是騙不到人的啦!當詐騙集團也要用點心嘛!

 

詐騙電話層出不窮,大家還是小心為上!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原是一本暢銷書,但我一直沒看過,可能是個人不太喜歡悲情的故事吧!

 

故事在戰爭爆發前的阿富汗,阿米爾和哈山兩小無猜並沒有很明顯的主僕身份之分,我想是源自於阿米爾父親的教育吧,他也從來不認為哈山的父親是他的僕人。孩子是張白紙,給他什麼他就吸收什麼,但是他們兩個情同手足的感情仍抵不過大環境的衝擊。在那個時代的阿富汗,不同種族之間存在著莫大的分歧,從大人們的爭權奪利漫延到孩子身上。

 

於是阿米爾終究敵不過同儕的壓力和自己的懦弱,我想他最不能原諒自己的是在哈山被欺負的當下不敢挺身而出吧!於是他把對哈山的愧疚、他渴望從父親身上得到父親對哈山的愛,都轉化為趕走哈山的加量。嫁禍給哈山讓他被當成小偷,終於讓哈山和他父親離開阿米爾家。

 

阿米爾達到了目的,但是迫於時局的變化,他和父親也被迫離開家鄉流亡到美國。在美國的生活不若在家鄉風光,但流落異鄉的阿富汗人們仍凝聚在一起,看似團結卻仍根深蒂固的存在著分歧,一些莫名其妙的種族優越感仍存在著。

 

多年後當阿米爾得到哈山的消息時,竟是他已不在人世,而他和哈山身世的真相,讓他認清過去的自己是多麼可悲,他隻身重返已變天的阿富汗,要找回哈山留下唯一的孩子,要把他對哈山的愧疚彌補在孩子身上。

 

戰爭中的阿富汗到處都是斷垣殘壁,路上隨處可見屍體,不管是被打死的、還是被餓死的,戰亂下的國家沒有秩序、沒有文化,不知世事的孩子仍在塵土中玩耍,但他們純真的背後是大人們變態的凌虐和被戰爭奪走的四肢,「能活著就好!」也許他們這樣想,但是,這樣活著有希望嗎?他們的未來在那裡?

 

然而哈山的孩子卻也擁有與父親同樣的情操,在阿米爾危急時挺身相救,他甚至不認識阿米爾,卻願意在可能犧牲自己的情況下去救一個「陌生人」,這讓阿米爾更堅定的要用下半輩子將對哈山的歉疚彌補在這孩子身上...

 

看完電影的晚上,正好看到「文莤世界週報」,介紹了青藏高原,那兒的孩子視力平均4.0(我連0.4都沒有),視力檢查表放在83公尺外還看得到,視力檢查得用大聲公因為距離太遠了。那兒的人們並不富裕,牛羊比車多、也沒有百貨公司和精品店、也不知道迪士尼樂園和麥當勞,可是他們很快樂,他們很快樂的與大自然共存。

 

這是一部描寫友情、錯誤和補償的故事,而我感受到的,是被認為是低下的人也有珍貴的情操,每個人的信仰或堅持或許不同,但都不應由傷害別人來證明你的信念。戰爭真的很可怕,我終於了解為什麼選美比賽佳麗們都要說「world peace」,世界和平真的好重要。would peace!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