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鑑於上次公司健行睡過頭的烏龍,今天的業務大會可得皮綳緊點,果然我不到5點半就醒了,出門時天才微微亮,上了299我居然是唯一一位乘客。

 

到台北車站換了307,走在清晨的台北街頭,周末的早晨這個城市總是醒得比較晚,我猛然想起好久沒有在這樣的早晨在台北街頭,猛然想起素菁。

 

還記得大一時分組做報紙,交版前一晚大夥也是窩在其中一個組員家徹夜排版、貼版,熬了一夜下來終於完稿,大家也都掛了,不知為什麼,我和素菁二人騎著摩托車從景美到仁愛路還是信義路買小籠包,台北小孩素菁不會騎摩托車,我載著她,那時還沒強制戴安全帽,兩人在清晨未醒的街道上放肆的騎機車逛大街,微風輕拂、街上車子很少、空氣很新鮮,人很舒服。

 

好像那次之後,我和素菁就會不時借同學的車騎出去逛,有一陣子很愛騎到國父紀念館,在夕陽西下時看衛兵降旗,然後再騎回學校還車。有回借了阿山的小車,他一再叮囑我「發動之後就把鑰匙拔起來放口袋」,我還納悶「幹嘛要拔起來」,果然出發後我就忘了拔鑰匙,結果...鑰匙就掉下來了,當然車子還在動,我才知道為何他叫我要先自己拔起來放口袋。

 

有次夏天騎回學校很熱,我和素菁二人身上也沒什麼錢,卻又渴得要命,突發其想在學校後門小店買了一袋冰塊,二人就這麼嚼冰塊消暑解渴,還真有效。

 

想到素菁就想到關淑怡那首歌「難得有情人」,我一直記得,在KTV唱這首歌時,素菁學著MV裏關淑怡邊走邊唱的神態。剛認識素菁時覺得她酷酷的,後來才發現其實她傻大姐一個,而且很爆笑,不過大一時的無憂無慮並沒有延續到大二、大三、大四,我也不知怎的,大二後其實班上的小團體一一浮現,加上分組選修,大家不再像大一那樣熱絡,新的事物吸引著我們,等到我發現素菁不見時,已經來不及了。

 

她漸漸的,缺課愈來愈多,我都搞不清楚最後她到底有沒有拿到畢業證書,也沒有人聯絡得到她。好像是家務事吧!她與我們漸行漸遠,畢業後才輾轉得知她在飯店當公關,還交了個外國男朋友。

 

最後這個消息,距離現在也已經至少7、8年了,結果還是不知道素菁在那裡?但我相信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只是每當在這樣一個清晨,來到未醒的台北街頭,都會讓我想起那個騎摩托車去買小籠包的早晨。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04 Sun 2007 23:19
  • 婚禮

連著二個禮拜都有婚禮。

Elaine的婚禮從很早就開始準備,這個女人居然可以上網搜尋到國內外40多個結婚網站,算她厲害。身為她婚禮的總召,可我也是在緍禮前二天才真正join進來,不過Elaine倒是自己都規劃好了,也有婚顧,現在婚顧真的很專業,一切都幫新人打點好,不過也發現他們的流程就大同小異了,從進場、收集新人從小到大照片做成slid show、香檳塔、敬酒、抛捧花...之類的。怕麻煩的新人就可以一切交給婚顧辦到好,不過像Elaine這樣有想法的新娘可是不甘於這樣流於俗套的。

的確就發生了件"不落俗套"的事,抛捧花時,為了怕沒人去接,我還到Elain的同事桌、同學桌去吆喝未婚男女前來共襄盛舉(是啊!未婚男子也歡迎),結果,百密一疏啊!捧花抛下居然被一個約莫國小的小男生以滑壘的姿態搶走了,大家當場傻眼,我深深的認為,那個小男生一定是受人指使的。

燕晴的婚禮在教堂舉行,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教堂婚禮,上次是大學同學的婚禮。就像印象中一樣,教堂婚禮是浪漫的、温馨的。就像電影裡演的一樣,新娘挽著父親的手緩緩走進禮堂,長長的裙擺散在紅毯上,排排坐的椅子旁都掛上鮮花和白紗。在教友們的詩歌、禱告中,新人完成終身大事。和上次一樣,在新人向父母獻花時,我紅了眼眶,尤其是看到燕晴和爸爸擁抱,我看不到晴爸的臉,但我知道他一定在ㄍ一ㄥ,就像我事後看到Elaine傳來他們早上迎娶的照片,當我看到她和陳爸擁抱時,居然也熱淚盈眶!

也許是我沒有爸爸牽我入禮堂的遺憾吧!

 

燕晴的婚宴請了70幾桌,場子很盛大,上菜秀居然還是主廚們領軍出場,我只能說現在廚師錢真難賺。最妙的是,雙方長輩都愛唱歌,連o solo mio都來了, 在温爸高歌後,奶奶居然也技癢上台秀了一首客家山歌,唱完還意猶未竟又秀了一首日文歌,真是可愛的老奶奶。

結婚這回事,有經驗的人都會說,是兩家人的事,婚禮前那些有的沒的真的很麻煩,還要兼顧兩家長輩不同的習俗和喜好,搞的新人常常會想逃婚。不過再怎麼說,婚禮那天,每個新娘都希望是自己最美麗、最難忘的一天,心裡幻想著:一定要有長長的白紗裙擺、放我喜歡的音樂、挑我喜歡的禮服、現場要用玫瑰還是百合佈置、想要抛捧花、想要温馨感人或輕鬆恢諧...每個女孩心裡都有自己的一場夢幻婚禮,只是能不能成真,就看各人造化了。真的,這是過來人的經驗談。

yenchu02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